前天下午,一要好兄弟非要拉我去苏州看风水,说让我过把“苏州风水大师”瘾。这不是扯么,我怎么能去帮别人看风水那。

兄弟知道我的底细,那边又是他老板的朋友,想找个熟识的自己人看一下风水,就推荐了我。我有点不情愿,这么些年来,从来不给人看风水,毕竟咱不是“大师”,弄不好再耽误了人家。

我是端云堂药局的传人,之前是看病兼卖药的,而且哈,现在只剩下一块牌匾了。文革中留下来的一些中医的书籍资料也很残缺,大部分被打倒“牛鬼蛇神”时候给烧了。有些是我们口传心授的方剂之类的,也是我们自己家人没事研究一下,从不对外宣传。05年之后,很少人知道我在学习这个了。

学中医很难,一些传承中医更难,很难拿到证。当然,医易是分不开的,学中医必定和易链接在一起。特别是传统中医,更是离不开易的配合。

至于风水这块,一脉同源。但是风水门类众多,八宅,玄空,三元,催星多了去了,之前也只是下雨天没事的时候拿来打发时间。

这下好了,兄弟已经给报上名了。如果推辞,得罪了老板得罪了朋友,兄弟今年的奖金都得悬了。再者,我也算是做生意的,虽然做的很小,不想把自己的形象搞的像个神棍一样。唉,去一趟吧,就当玩了。

应该算是苏州的市区,一座不错的别墅,有钱人就是不一样。我里外转了一圈,还真不错。然后先用我前阵子才做的一个模型测量一下大门的吉凶,算是八宅的东西把。

过了一把“苏州风水大师”瘾,那感觉还真不错-木子李笔记
风水二十四门择吉模型

这个模型好像是专门为他做的,虽然做的很简陋,我还是很硬气的掏出来了。大门,进户门,各种门都看了一遍。理气排了盘,内外峦头查看一遍。总体很好,没有多大问题,属相也合局。小问题注意事项交代一下就结束了。

业主老板,兄弟老板陪着,众星捧月一般呐,很久没有这个待遇了。

事毕,业主老板带我们去吃饭,席间得知我是做营销的,大跌了眼镜。我怕坏了兄弟的事,赶忙补充“风水是多年的爱好,只是不以为业”。后来公司的营销又让我做了一波策划案,这是后话。

临走,老板还给了一个大红包,兄弟老板也给包了一个,那感觉真不错,哈哈。

由于我“表现”不错,兄弟公司这个单子稳稳的保住了,兄弟老板又给介绍了几波营销策划案,啥都是靠关系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