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家都知道医易不分家,所有的《中医基础理论》教材第一课都是“气一元论”,“阴阳学说”,“五行学说”。这都是常识性的东西。

今天聊聊算命。

算命和算卦,实际上是两个不同的范畴,很多人都弄混了,把算命和算卦混为一谈了。

算命,是根据出生年月日换算成干支八字,运用天干地支符号系统进行分析预测人的一生命运,属于四柱命理学,也就是我们说的“批八字”。

算卦,就不同与算命了。算卦是根据六爻卦象,以及五行生克关系,解读某一件事的吉凶成败。属于六爻范畴。

算命,是对一生的命运解析。算卦是对某一时某一事的预测。两者有根本的区别。

今天我们要说的这位上海算命大师,实际上已经不在上海了,在上海交界的昆山养老。

这位上海算命大师,人称“不过三”。他有一个毛病,说话容易思考,每隔三四句都会想一下,大家戏称“不过三句”,后来人们就给他起了个绰号“不过三”。

不过三,家学深后,早年游走于江湖,居无定所。

十多年前,“不过三”在上海很出名,这些年上海已经没有了他踪迹。

真正学易之人都很奇怪,很多大师都开店营业,赚的盆满钵盈。比他晚到上海很多年的“同行”,都赚了大把大把的钱。“不过三”从不去开店,独自一人到处流浪。

第一次见识“不过三”的厉害,是一个初春的午后。

一位上海的老板来找“不过三”算命,约在一个小茶馆里,我们在隔壁桌喝茶。

不大一会儿,这位老板和不过三争起来了。老板貌似气的脸有点红,五十多岁的脸上肉有点抽搐。

原来,老板报上生辰之后,不过三说他在家排行老二。这下子老板不干了,他说,明明在家是排行老大,都五十多年了。

不过三说,你要不能承认这个排行,咱们就不能往下算了。老板气呼呼的说了句:“大老远跑过来就弄个这?”

上海老板要走,同行人说不防问问老太太。老板嘟囔了一句“老太太八十多了怎么开这个口”,摸出手机去门外打电话。

差不多有十来分钟,上海老板回来了。脸上陪着笑,对不过三说:“师傅别介意,您说的是真的,上边有个大哥,生下来没几天就夭折了。”

不过三没说啥,继续算他命。

就这一招,把我镇住了。

不清楚接下来他们怎么聊的,聊了很久。上海老板走的时候,放桌上一沓钱,估摸着三千多,“不过三”让徒弟收下一千,其余全回过去了,说什么也不要那么多。

趁着笔者和不过三的徒弟交好,请“不过三”算了一次,有幸见识了民间高人的易学水准。通过反问,知晓他有一个模型,把八字的数据建立在一个模型上,根据模型读出八字的信息。

他能说出很多不知道的东西,当场有些觉得不可信,立马给家里老人沟通的时候,又是千真万确,这个真的令人瞠目结舌。

因为中医的缘故,我早早的就接触五行生克及阴阳学说的理论,但凡是易学相关的东西都乐意去了解。多年的学校教育也让我经常抱着求证的心态去看待易学理论,就像玄空风水一样,初学不晓其理,弄通后才发现就是一套数学模型,是按照一定规律在不断变化。

即便是这样,我对“不过三”的功力也是赞叹的。之前,家里的关于四柱的书籍我是翻都不翻的,宁可去看玄空风水,这下我觉得回去要好好读读了。

清朝官修《四库全书》里是收录着明朝进士万民英的《三命通会》,就这本书,当年只看过一次封面,现在都不知道能不能找到了。

“不过三”的徒弟也四十多了,从不给人算命,只做自己的生意,很多人也不知道他有个算命的师傅。

我们相交多年了,也是最近才知道他有个如此高深的师傅。

可能高人都低调吧。

“不过三”看起来并不像个“大师”,他没有刻意的蓄起胡须,反而是刮的干干净净,也没有奇装异服,让人找不到一丁点“大师”的痕迹,就是一位出门就能淹没在人群中的平凡小老头。

每每去”不过三”那里玩,也能看见他帮人算命。他经常挂在嘴上一句,帮人算命的都是苦命人,越是算得准越存不下钱,泄露天机啦。

“不过三”经常给徒弟说,好好挣明路钱,算命的本事只能糊口,不可富贵。

现在,“不过三”远离大都市,在小城昆山养老啦,依旧有不少从上海来的人找他算命。估摸着,上海算命大师圈里可能还有他的传说。

抱歉哦,有朋友说没有联系方式

今天补加一个联系方式,二维码。

大家自行联系,太远的过来恐怕不方便,昆山周边可以。

“不过三”徒弟的微信,他是个生意人,最好提前约时间安排空闲。

上海算命大师“不过三”,民间还是有高人-木子李笔记
扫一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