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历经北国寒风的凛冽,亦感受过南方细风的妩媚,却不曾见过上方山的风。一到上方山,我就彻彻底底的醉了。 早就听闻上方山的美,刚进山门,一股清风缓缓的飘过来,掠过脸庞,夹带着石湖的湿气,轻轻的绕进山里,没…

关注我们的公众号

微信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