雷击枣木作为法器我很小的时候就知道了。

小时候也一直向往能有一块雷击枣木供我“呼风唤雨”,后来每逢见到法器都会问“这是什么木的”。

我家老院里有两棵枣树,不是一个品种,其中一个是脆枣,七月十五的时候就可以打下来吃。这棵枣树搞不清它的年龄,反正有很多年了,这里原来是个枣园,父亲小时候就在这里看枣园。后来在这里建了房子,留在了院里。

这棵枣树陪伴我度过了童年,几个小伙伴经常爬上去玩,枝干都被我们磨的光溜溜的。每逢秋收,枣树上就挂满了玉米棒子,整整一树,枝枝丫丫,金灿灿的。

小时候,它就那么粗,像汤锅的锅口那么粗,我长大了,它还是那么粗。

遇见:雷击枣木-木子李笔记

九七年的时候,土坯的房子老了,就在枣树的南边重新建了房子。约莫03年前后,老房子终究没抵过六月天的雨水,开始塌了。

每年回去,我都会到后院看看,感受一下老房子沧桑的落寞。

15年的时候,下大雨。一个炸雷打在了枣树上,劈下一个枝干。用我妈的话说,不知道有什么不洁净的东西被龙抓了。

16年的时候,又是大雨天。一个炸雷又击在了枣树上,震的屋里嗡嗡响,劈下一个脚踝粗的枝干,黑不溜秋的,我捡了扔在墙根。

我说把这棵树刨掉吧,太危险,都两次了。距房子的后墙只有一米左右,当初没舍得刨。

遇见:雷击枣木-木子李笔记

11月份的时候,和一位台湾老板聊天,不知道怎么扯到这棵树了,他非要收了这棵树,让我开个价,问我几万出手。

他说被雷击的几率已经很小,被雷击两次的枣树可遇不可求。

我想了想说,别这样了,春节的时候,我回去看看,刨下来,打几副手串,大家分一分好了。

这时候,我才恍然大悟,这不就是雷击枣木吗!

常年奔波在外,都没往这方面想。

后记:

2018年春,我把这棵枣树刨下来了,上半截里面有虫眼。

开出来两种料,一个珠子料,一个印料。

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