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言拿了诺奖五年了,五年前我还不认识他,当然他也不认识我。

第一次知道他,还是在电影《红高粱》的原著后面看到他的名字。即便是这样,电影《红高粱》还是后补的。那时候的莫言,给我的印象和一些作家差不多,以为就是改编个电影而已,并没有“深究”。

实际上,我是一个喜欢看书的人,不管是孙少安生活的平凡的世界,还是富贵少爷输了的房产,以及卖血的许三观,都乐意去读一读。

莫言的书,有条件肯定也会读的。

那时的农村,穷乡僻壤,弄本书困难的很,不认识“莫言”也就不足为奇了。为了能在约定的时间读完《雾都孤儿》,都不得不上课偷偷看,晚上坐在被窝里捧着书睡,半夜醒了接着看。一本《呼啸山庄》都是和语文老师轮番着借阅。

莫言拿诺奖了,我开始“认识”他了,他依旧不认识我。

我不“认识”莫言的那个年代,酒香还真是怕巷子深呐。

撩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