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前,在农村有一些出色的瓦匠,会支锅,也就是砌灶台,而且砌的非常好,不像现在基本上很多人都会砌。支锅是个技术活,支的不好,灶台里的烟不往外抽,整个厨房都是浓烟,而且很呛。所以,大多请个技术好的老师傅来支锅。

那个时侯“支锅”是不收钱的,主家请顿好饭,买包烟、喝顿酒招待一下就行了。有个老师傅支锅技术非常好,街坊四邻支锅都去请。。。有个年轻人拜他当了师傅,跟着和泥打杂,几次之后徒弟就自己主刀了,师傅在一旁和主家拉着家常抽烟喝茶。徒弟很聪明,没几个锅下来,支的很好了,看上去比师傅支的还漂亮,功夫很细。一段时间下来,徒弟感觉很没劲,每次都是自己和泥、砌砖、支锅,师傅只是在旁边看着,也不搭把手。时间久了,徒弟认为自己已经出师了,就不愿再跟着干活,师傅来叫,推脱有事去不了,几次下去师傅也不来叫他了。

大家都知道他是老师傅的徒弟,有次老师傅生病,就叫他去支锅。支得很漂亮,主家很满意,酒足饭饱后回家,心情很好。第二天主家就找来了,在新灶台里烧饭,烟不往外出,全部呛回到厨房里了,一屋子的烟,徒弟过去看了,也没找到原因。等老师傅病好,主家又去请老师傅,老师傅叫徒弟拆了重砌,就好了。徒弟百思不得其解,从此师傅来叫,都老老实实的去干活。

有一天,老师傅给他说,我也干不动了,这么段时间都是跟着你到处吃饭,该把最后一步告诉你了:支好锅,用稀泥把通向烟囱的内壁用手抹平。徒弟恍然大悟,通向烟囱的通道是个往外倾斜的小孔,和烟囱相接的部分需要抹平,否则堵烟,这个地方是看不到的,只能用胳膊伸进去摸。

难怪每次支好锅,师傅都叫去提桶水和泥,回来却发现师傅一手泥。

打赏